TAI YU CHU

2018.06.29

  • 3
    关注
  • 433
    粉丝

Staffonly 2019ss系列

2019年春夏系列伦敦和巴黎的发布会现场,中国品牌又出现了新名字。除了自己去走秀的李宁和收到官方邀请的孙晓峰,还有Consistence和Staffonly,他们得以走上国际时装周的背后推手是Tube showroom。作为中国本土showroom,Tube也是第一次来到巴黎时装周。

加上此前已经登上巴黎时装周两次的中国台湾设计师品牌Angus Chiang,Tube showroom首次移师巴黎总共带了旗下三个设计师品牌。

“之前在上海时装周,我们的showroom吸引了不少国际买手,去巴黎是他们给我的想法。当时很多人都问我‘这么好的设计为什么不带去巴黎呢?’。”Tube showroom创始人Zemira Xu告诉界面新闻,鉴于国际买手的积极反馈,公司或许可以尝试下,带着自己的设计师品牌去到国际时装周,让更多的国际买手看到。

Tube showroom首次亮相是在2015年的上海时装周,发展至今也不过短短三年。但随着上海时装周国际影响力的扩大,越来越多的国际买手在奔波于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会选择来到上海时装周挖掘有商业潜力的中国设计师。在2014年首个本土showroom时堂开出来后,类似showroom以成倍的速度增长着。

在此之前3年的时间里,可能中国鲜有外行人听闻过Showroom的概念。但在国外时装市场中,这已经是一片成熟的市场。Showroom代理时装品牌,为它们联系买手、管理订购现场、下单流程等,并向品牌收取10%-20%的佣金。

虽然中国的showroom产业稍显迟到,但发展速度惊人,并且成为中国设计师走向市场的喉舌。

Angus Chiang 2019ss

Angus Chiang @ Tube showroom

在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不过刚刚起步,比如有些设计师还不能提供到岸价、离岸价这种国际贸易的专业数据。除了邱昊等已经颇有名气和商业规模的设计师,有能力在国内不依赖中国第三方Showroom平台,只做自己的个人Showroom便可的并不多。还有相当多的独立设计师,他们亟需这样的平台。因此,平台的成长对设计师而言同样至关重要。

Tube showroom此行也是抱着试水的心态。“我们在当地寻找了合作伙伴——TRANOÏ时装贸易展。”Zemira说道,TRANOÏ时装贸易展跟随巴黎时装周日程,每年举办四次,是巴黎规模最大的商贸展之一,TRANOÏ是意大利语“我们之间”的意思,寓意连接设计师和市场之间的桥梁。

“我和Tube showroom就是在上海时装周上结识的,而他们有着最好的中国设计师品牌。” TRANOÏ首席执行官David Hadida向界面新闻表示,为期一周的TRANOÏ week订货会会在时装周期间展示超过30个品牌,门槛相对展会来说会更高。

Hadida认为,巴黎就像是一枚给予设计师正式认可的敲门砖,一旦在那里占据了一席之地之后,就会获得很多关注,“我觉得之后会有更多的中国设计师来到这里,已经一触即发。”

在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不过刚刚起步,比如有些设计师还不能提供到岸价、离岸价这种国际贸易的专业数据。除了邱昊等已经颇有名气和商业规模的设计师,有能力在国内不依赖中国第三方Showroom平台,只做自己的个人Showroom便可的并不多。还有相当多的独立设计师,他们亟需这样的平台。因此,平台的成长对设计师而言同样至关重要。

Tube showroom此行也是抱着试水的心态。“我们在当地寻找了合作伙伴——TRANOÏ时装贸易展。”Zemira说道,TRANOÏ时装贸易展跟随巴黎时装周日程,每年举办四次,是巴黎规模最大的商贸展之一,TRANOÏ是意大利语“我们之间”的意思,寓意连接设计师和市场之间的桥梁。

“我和Tube showroom就是在上海时装周上结识的,而他们有着最好的中国设计师品牌。” TRANOÏ首席执行官David Hadida向界面新闻表示,为期一周的TRANOÏ week订货会会在时装周期间展示超过30个品牌,门槛相对展会来说会更高。

Hadida认为,巴黎就像是一枚给予设计师正式认可的敲门砖,一旦在那里占据了一席之地之后,就会获得很多关注,“我觉得之后会有更多的中国设计师来到这里,已经一触即发。”

Staffonly @ Tube showroom

巴黎时装周是国际四大时装周中最具权威和话语权,同时也是门槛最高的一个,对进入官方日程的设计师有着最为严格的筛选标准。而这次Tube showroom在旗下二十余个品牌中挑选的三个品牌也有着自己的道理。

其中,Angus Chiang是最为成熟的一个。“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在巴黎时装周官方日程上发布系列了,同时品牌第三季秋冬系列 「Prom King and His Flowers」入围了时尚产业极具影响力LVMH Prize TOP21新锐设计师奖。”Tube showroom买手顾问Echo Zhuang告诉界面新闻,Angus Chiang此前已经通过走秀和获奖的方式在国际市场上积累了一定的关注度。

而这一季,作为来自台湾地区的设计师,Angus更是以极具本土特色的主题设计现身。他以台湾城市中最具特色的街边事物——变电箱为灵感,将其看作是街边艺术,利用旧世代、性别和文化的冲突对台湾的城市画面进行重新编排。这对于海外买手来说,无疑是具有吸引力和新鲜感的。

“国际买手对产业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他们所作的就是为消费者的第一层把关。”Angus在同界面新闻的采访中指出国际买手对于任何一个设计师品牌的重要性,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品牌建立之初就选择去到巴黎走秀的原因,被国际买手审视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不同于Angus Chiang,Consistence则更早地开始了商业进程。通过直接进入零售圈,在国际商圈里已经有了一些固定客户,2018年秋冬系列开始入驻了SKP select。“这两个品牌他们都已经迈出了向国际市场进军的第一步,现在已经具备了向国际市场更深入发展的能力,也需要有更稳定更专业的发展。”Echo说道。

Staffonly则是其中海外经验较少的一个,虽然已经在国内小有知名度,但还没有经历国际时装体系的洗礼。

Angus Chiang(右)在Tube showroom

可以说,这个阶段涌现的中国设计师赶上了“最好的时候“。上海时装周逐渐走出了狭义上时装发布会的框架,和成熟的四大时装周一样正成为中国时尚产业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着力发展纵深,如何帮设计师卖货成为最主要的研究课题。正因为上海时装周中showroom和贸易展的成长,“卖”的部分才得以充实起来,才能进一步吸引到外国买手,甚至送中国设计师出国。

“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帮设计师品牌建立更加完整的蓝图。”Zemira告诉界面新闻,首次落地巴黎的成绩不算差,比如staffonly已经拿到了Machine-A和Browns等买手店的订单。

但拿到订单仅仅只是个开始,后续供应链和订货量能否满足需求,才是品牌可持续发展的重点。要知道的是,中国设计师品牌的商业化过程通常是在萌芽期和培育期出现问题,出于萌芽期的设计师品牌,不是难以对接商业化的服务团队,就是自身商业化实力不足。

当然,中国品牌前往四大时装周走秀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今年二月,天猫就曾带着太平鸟、CLOT、CHEN PENG和李宁到纽约时装周开启了“中国日”,京东更是早在2015年9月就带着一批中国独立设计师奔赴米兰时装周走秀。

但海外市场的价值对于设计师品牌和太平鸟、李宁这一类的商业品牌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海外市场对于商业版图已经成型的本土品牌来说,更多的是锦上添花的加分项,或者说一种营销渠道,但初长成的设计师品牌则需要实打实的订单,“前3-4季品牌的表现稳定性对于这个设计师品牌能否最终存活下来是极其关键的。”Echo说道,“简单来说,零售商卖得好,对设计师品牌来说才会有生存的空间,除非设计师单独开了零售店,那就另当别论了。所以设计师品牌才更需要专业的个团队来帮助一起成长,若设计师没有及时收到市场反馈也并没有专业团队帮助的话,就很容易迷失方向。”

然而年轻的中国设计师的出海之路并非完全顺畅。首先摆在面前的就是国外一切都要从零开始,Angus就觉得在巴黎人脉和地缘都相对不熟悉,是办秀的最大阻力。

除此之外,大型商业品牌建立口碑的方式除了广告,还有大量地占领渠道,年收入动辄过十亿,让他们单凭商场里的门店就刷够了存在感,相比之下,设计师品牌的运作则小而美得多,通过展览、多媒体来传达品牌信息已经占去了不小一笔营销支出,而出国办秀无疑又增加了一层成本。最终在国际买手那里能收获多少还要静待市场的反应。

吸引海外买手只是第一步,如何保持稳定性及品牌独特内核是设计师自身及所在showroom都需研究的课题。

 

(来源:纺织科技杂志)

相关文章推荐
【伦敦时装周】唯品会把“国潮”带到伦敦

1913年,英国传教士提莫西・理查德把《西游记...

Prada 2019 男装系列在米兰惊艳亮相

奢侈时装屋 Prada 日前在米兰男士时装周...

半数的奢侈品消费者只在品牌打折时才入手 新贵阶层更爱打折

据时尚媒体FashionUnited报道,网上市场研究...